当前位置 首页 > 就业指南 > 求职案例 > 讲讲我从进入医学院到毕业到转行到跳槽的经历【转DXY】
讲讲我从进入医学院到毕业到转行到跳槽的经历【转DXY】
作者:中国药学工作网 时间:2016/12/21 阅读:
经常在坛子里看到有人询问就业、转行的事情,我是半个过来人,和这个行业的许多方面都有过交集,虽然我的路还在走,不能绝对地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,但是希望我的经历对大家会有帮助。
我是2003年参加高考的,当时正是非典时期,于是医学院一下子乏人问津,我的一志愿没有考上,居然还进了医学院,开始了我近十年狗血的医学生涯。
大一大二没有太多奇怪的地方,考了四级六级专四高口,在这里不得不说,如果小盆友要转行的话,外语一定得好,或者你够**你去考个司法考试,总之如果你有想要离开医院混其他地方,而你又没有够坚硬的靠山的话,你得在医学之外再找一门长处,一开始你会觉得辛苦,但是一技傍身,绝对是你在社会上混的一张护身符,给你带了巨大的安全感。

七姐姐,小妹我也是上海中医大的。我们专业的全称叫中医学(医药结合方向),当初校领导脑袋一热拍出来的专业,乍一听又合理又全能吧,实际无比狗血。学医的课程本身就多,我们培养计划里还包括一大堆药学课程。妹妹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,一个中医去学高效液相色谱有毛用?
校领导梦想将之搞成毕业后能拿到医学药学双硕士学位的黄金专业,结果上头没批下来。
临床专业在药学院读的结果,就是我们班像是后妈生的,各种吃残羹冷汁的待遇。最后黄金专业变成废铜烂铁。我们下面只有一届迷途的小羊,此后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妹妹我临毕业的时候,纠结程度是七姐姐几何级别的。在丁香坛子里也发过帖子,不少好心人围观过我原地打圈的样子。
在忙到让人吐完血还没时间擦的曙光妇科实习,当时一起的女孩子不是月经失调就是发房颤,我没有肝郁气滞,是气阴两虚,完了甲状腺结节疯长。毕业散伙饭,我们班几个妇科的小姑娘在一起痛饮,边上的男生全看傻了。
我也是因为觉得基地坑爹的关系,离开了临床。
我喜欢外语,日语和英语平时都努力地学习。后来也是因此,得以去了家日企。
正像你所说的,一旦做过临床,一辈子都会有临床的烙印。
我因为工作需要,如今每周还是要去中山医院跟师抄方。第一回是和老板一起去的,专家会面结束后,回去时路过一片草坪,看到有尊刻着“医学生誓言”的石书雕塑。
“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。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,谨庄严宣誓: 我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。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!”
我把一大段话放在这里有点道貌岸然,但当时我看着这段话,心里铺天盖地的难过。我们大一在华东理工大学念的,参加的那边的开学典礼,所以并没有医学生宣誓。这段话是我第一次看到,就是那一天,在石书上。
那日本老板跑过来说,来来来,我帮你拍一张,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他可能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,就和退役的篮球运动员看到篮球还是会好兴致。顺手投两个。但是我当时笑得很尴尬。
我意识到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机械地粘贴化验单,整理办公室,为应付病史室的检查拼命美化病历的文职般的生活中,这些最纯粹的东西早就被淡忘了。当时每天,想着的就是“我要离开”。
实习期间的各种委屈也好,住院医师规培的诸多不合理也好,或者医患关系恶化后的各种人心惶惶,很多人选择离开的原因也许就是“不被尊重”。我们并不是吃不了苦,就是即使啃了一摞又一摞的医书,砍掉了一个又一个考试,上了临床还是没有机会真正多学点东西,尤其是中医辨证论治,四诊合参是需要跟师体会,经验积累的,天天打电话、贴化验、取报告、编病史,这对辛苦读了那么多年的医学生是尊重吗;基地医师当正常员工用,5档班甚至4档班,没有调休,没有正常节假日,每个月才2000多的工资,生孩子休产假再延长一年,这是尊重吗;上头医院的指标压着,疾病本身的情况摆着,动不动患者就穿越到温革,烘胃饼驸身,尊重又在哪里呢?
现在我已经离开了。像楼主一样,不曾后悔过,因为出来有出来的天空。临床对很多人而言就是围城,城里城外都觉得对方才是人过的日子。
BF是骨伤科的,我很怀念当时和BF一起,在手术室遇见了偷偷闹腾,然后跟着老师各进各的房间;值夜班的时候互相送点心;下班去吃医院附近小店吃骨头汤菜饭。他考取了北京的博士,毕业后回家继续读书,妈妈说,知根知底出来的,其实很好,但有住院医师培训这种事在,谁会放弃直接在当地三甲工作的机会,在这里头破血流地争那一两个专科名额,2年后继续为工作担忧呢?
我倒是不准备天天吃未知的巧克力,我想成为出色的医学的翻译,为此周末还努力做着兼职,下班回来的每个夜晚也在努力,从未懈怠。我希望自己永远都保持这份热情,不要对生活妥协,忘记自己的梦想。
我毕业不久,社会阅历很有限,还没有尝到多少楼主经历地职场百态,可分享的东西很少。我准备等我实现了梦想再整理些自己的心得,和大家共勉。
钦佩楼主的乐观,虽然很多文字看来轻松,难免有事后雨过天晴的原因,但想必当时身处纷繁的人与事中,一个女孩子肯定也有过难以为外人道的委屈,楼主因此成长,并用强大的正能量激励我们,非常非常感谢。
这世界上总是有很多类似的人,大家都在努力着,没有放弃,每次辛苦的时候这么想,都会有莫名的温暖。
我喜欢看音乐剧,话剧倒是涉猎甚少,这次买了9月的中文版《猫》的票,虽然对中文版的效果很害怕,但由于这部剧自2003年初来上海后给我带来的深远影响,还是决定去看。
我不喜欢逛街,要不是喜欢艺术演出和展览,和干物女就没差了,希望有机会和楼主一起欢享这工作以外的美好。我相信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。
祝一切安好。


前十页经典语录整理如下:(等有时间再读吧,楼主好文笔!)
在门诊同病人吵架也时有发生,导师也劝过我睁只眼闭只眼,每次我都说:卖艺不卖身。
病人看我如同榴莲,喜欢的觉得是极品,不喜欢的就嫌臭。
老话说,逢人且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一片心,是有道理的。再聪明的人,也不可能伪装一辈子,就像再傻的人,也不可能蒙蔽一辈子。更何况,大家都只是智力在平均水平线上下的普通人,多看多听,再做决定。
学术就像是一枚别致的胸针,不管你穿了多名贵的衣服,有了它的修饰,才更能穿出气质来。
跟不跟钱打交道是分工不同,不能代表人格的区别,这个世界上只有肮脏的人,没有肮脏的钱。
那些打扮入时、身材窈窕的,一般来自药企,比较鲜艳时髦的往往是药代,比较知性低调的可能就是市场,很少数气场大得像龙卷风一样的,八成就是决策层或者管理层了。那些穿平底鞋,在各个会场中跑来跑去的,总给人急着投胎的感觉的,就是媒体。
决定一个会议档次的关键因素,在于大会主席,这个人,将决定他能够拉到多少赞助,这些赞助商再去邀请他们的目标医师。
一是即兴采访,就是你逮到一个小盆友,采访他,摄影师拍照,留给做版面用;二是约访,一般是针对那些大佬小盆友们,这样在会后可以进行比较正式的访问,也比较有利于建立起交情;三是找药企,寻求可能的商业合作。这是一个产业链,那些小盆友们功成名就了,他们要昭告天下,于是就有了媒体,媒体要吃饭,于是就需要药企,药企得巴结那些小盆友,于是愿意掏钱。
如果说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公司的内部结构,那DQ就是牧羊人,阿尨就是牧羊犬,我们编辑和摄影就是一群羊。在牧羊人不在的情况下,阿尨要确保让羊儿们不离群,并且吃草,产毛。
我是我他是他,一旦心里想着要讨好谁或者驾驭谁,多少要失去一部分自我,不一定划得来。我够好,那他自然靠近我;我不够好,那是我的问题。我越纠缠,他越厌恶。
医生都是凡人,他们的良心和欲望,和一般人没有区别,可是他们的工作又把他们推上了神坛,他们在神坛上饱受冷暖。走下神坛,他们一样会八卦会妒忌,会关心物价上涨,会操心孩子上学——他们也在生活。
计划赶不上变化,变化影响不了我没计划,哈哈!
开门关门的小动作,在小小办公室,大家都看在眼里,放在心里。
有些事情,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,辨明是非,有所取舍,是一个人的格调。


医学生涯和大多数的医学生是差不多的,背书考试见习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杀兔子杀老鼠一直都没什么兴趣,每次杀兔子我都是负责剪毛的,剪完毛我就跑开了,这可能已经预示了我和这个行业的缘分——总是停留在皮毛阶段。唯一一次给小兔子进行耳缘静脉麻醉,结果小兔子的耳朵就肿了一包水。
很多人觉得学医很辛苦,那固然是千真万确的,但是回顾七年的生涯,乐趣居多。刚刚开始的时候,看其他专业的同学一个礼拜的课时只有我的一半,那叫一个恨得牙痒痒啊!不过现在想来,我可以说我从来没有后悔成为一个医学生,这七年的青春非常值得。
来源:www.yaoxuejob.com
热门推荐